楚昭娆晏圣凌

现代言情《楚昭娆晏圣凌》,现已上架,主角是楚昭娆晏圣凌,作者“楚昭娆”大大创作的一部优秀著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夫人所在的祠堂在火势最深处,奴才进去救人时为时已晚!”“火势太大,奴才未能保住夫人体面尸首”“千岁,奴才万死难辞其咎,请千岁责罚!”晏圣凌浑身僵直住了他死死盯着面前那具被白布盖着的尸首“你是说,这是楚昭娆?”“本千岁不信!”他紧紧咬牙,伸手过去掀开那块白布!白布之下是一具被烧得焦黑的尸首,早已看不清面容可她手里捏着那枚和田玉佩却如此眼熟因为其中另一枚,正在他怀中这不是楚昭娆,还能是谁......

阅读精彩章节


行至半道。

马车被一位宫女倏地拦下。

“九千岁,贵妃娘娘有请。”

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掀开车帘,露出晏圣凌眉眼一角。

“何事?”

“贵妃娘娘近日淘了佳酿,邀九千岁共饮。”

楚昭娆沉眸看去。

传闻,晏圣凌能从一路走到如今的位置,全靠张贵妃提携。

更有小道传闻说,张贵妃未入宫前,曾与晏圣凌定过亲。

楚昭娆以为晏圣凌该应邀进宫才是。

谁知身旁的人却淡淡瞟了她一眼,语气平和:“烦请回禀贵妃娘娘,臣新婚不久,要陪新妇,请恕臣不能过去了。”

闻言,楚昭娆心底直翻白眼。

他不愿应邀就罢了,居然拿自己做幌子!

若张贵妃怪罪下来,她岂不是变成活靶子了?

眼见晏圣凌打发走了那宫女。

楚昭娆皮笑肉不笑道:“妾身实在好福气,竟能得千岁如此厚爱。”

她语气平静,话却刺耳。

晏圣凌眉心一跳,狭眸微凛:“你倒是有条好舌头,不如拔了让我瞧瞧如何长得?”

楚昭娆话被堵住。

心里憋屈不已。

晏圣凌打量了她几眼,心道这女子这般会见风使舵,果真是小人作风。

这天晚上。

晏圣凌又做了一个梦。

梦中,他与楚昭娆同骑一马被追杀。

后方利箭陡然穿风飞来。

千钧一发之际,自己竟毫不犹豫将人护在怀里。

箭头刺入肩,痛感深刻如同真切发生过一般。

晏圣凌冷汗涔涔惊醒,震撼难消。

自己怎会以命护她?

做一次梦是偶然,这第二次便不得不让他多心了。

隔日。

晏圣凌便直接去找国师,却没能如愿见到人。

童子恭敬朝他拱手:“九千岁来得不巧,家师出游尚未归来。”

国师府大门紧闭,晏圣凌只得离开。

……

就在此刻,街道的算命摊上,一白胡子老头叫住了楚昭娆。

“这位姑娘,贫道见你印堂发黑,近日恐有血光之灾!坐下聊聊可好?”

楚昭娆看他:“这套诓骗人的说辞,三岁小孩都不信了。”

白胡子嘿嘿笑两声,也不恼,竖起手指:“一文即可,姑娘算算也无妨。”

“不了。”楚昭娆不愿搭理,转身要走。

却听那白胡子老头悠悠然道:“前世造因今生果,姑娘两世情缘实属难得,然命运天定不由人,莫要做逆命之事。”

楚昭娆脚步一顿,心倏然沉了下去。

什么命运天定?!

若要信命,她现在就该去死,好全了晏圣凌对楚水瑶的一番心意。

她将一文钱扔过去:“胡说八道。”

语毕,楚昭娆头也不回离开算命摊。

白胡子老头捏着那枚铜钱,眸色高深莫测。

不多时,一个童子冲到他面前:“师父,可算找着您了,九千岁今日来寻您了。”

“你如何答的?”

“照您所言,将人打发走了。”

国师点点头,起身大笑离开。

楚昭娆心事重重回到府里。

才踏入大门,便见厅中站着一名宫女。

管事低声同楚昭娆解释:“这是贵妃娘娘的侍女,进府便说要找您。”

听了这话,楚昭娆直觉不妙。

她凝神踏步走上前。

那宫女见了她,当即趾高气扬走过来。

宫女的目光上下打量楚昭娆,随即不客气道。

“千岁夫人是吧?跪下接旨吧,贵妃娘娘召见!”
"

小说《楚昭娆晏圣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