芸筱筱庄铭淮

庄铭淮芸筱筱是现代言情《芸筱筱庄铭淮》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庄铭淮”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芸筱筱僵在原地,狼狈感攀上心明明是夫妻,庄铭淮对她还不如陌生人,连睡觉都防着她几番深呼吸,自我安慰既然已经重生,她不能再像上辈子那样任性,她要学着做个合格的妻子,要尊重、理解庄铭淮一夜未眠次日天刚亮,军号声远远传来芸筱筱站在书房外,看着床上叠的整整齐齐的豆腐块,目光渐黯婚后,她从没在早上见过庄铭淮好半天才缓过情绪,她去了阔别已久的文工团,此时舞台上的舞蹈队正在排练《红色娘子军》上......

在线试读

下一秒,小杰‘哇’的一声哭嚎,拽紧庄铭淮的裤子:“陆伯伯,坏女人要打我,我好害怕……”话落,庄铭淮骤然绷起脸。
男人的不信任刺的芸筱筱心中委屈更甚:“景天,我只想问问,他为什么往我的舞鞋里放玻璃渣……”庄铭淮一顿,视线下移,凝着芸筱筱白袜上的血,眉头紧蹙。
不等他在说话,沈秀梅从不远处冲来,抱紧哭泣的小杰,一脸惶恐:“纪小姐,小杰还只是个孩子,你大人有大量,别跟他计较……呜呜呜……陆伯伯,我只是想保护妈妈……”母子两的无助模样,赚足了周围人的视线。
芸筱筱本能不安,跛着脚朝庄铭淮走去:“景天——”谁知,庄铭淮却弯腰抱起小杰,薄唇轻启:“先回去。”
说完,他拉开车门,送沈秀梅母子上了车。
随后他也上了副驾驶。
芸筱筱被无视彻底。
望着远去的车子,她只觉有股寒意从伤口渗进,密密麻麻的疼痛开始蔓延。
周围的议论也此起彼伏——“不就破了点皮吗,还跟一个孩子计较,要不是她跑到人家烈士家属家里去闹,孩子好端端的,怎么就报复她?”
“就是,还巴巴跑来告状,看看,人家陆军长都不带搭理她的!”
一字一句,说的芸筱筱脸色惨白。
她再也待不下去,转身一瘸一拐地朝卫生队走去。
输了一下午的液,直到傍晚,才魂不守舍地从卫生队出来。
走进大院,刚要上台阶,便看见小杰蹲在门口玩。
想着庄铭淮冷漠的脸,芸筱筱刻意停顿下来,可对方却起身朝她扔了几颗石头,嘴里还骂——“坏女人!”
叫完后立刻转身跑了。
可没跑几步,脚下一滑,‘嘭’的一声,直直朝台阶下摔来,滚落到芸筱筱脚边,鲜血直流,不省人事。
“小杰!”
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凄厉的尖叫。
芸筱筱眉心一跳,扭头就看见沈秀梅一脸惊惧地跑过来,身后还跟着庄铭淮。
没等芸筱筱反应,沈秀梅疯了似的推开她,尖声控诉——“芸筱筱,你有什么不满就冲我来,小杰才四岁,你怎么下得了手!”
芸筱筱被推倒在地,掌心擦伤,火辣辣的疼。
抬头间,撞上庄铭淮冰凉的眼神,刹那,她脑海一片空白。
上辈子,他提离婚的时候,就是这种冷酷至极的模样。
她顾不上痛,也顾不上别人怎么看,只爬向他,急切辩解:“我根本没动他,是他自己摔……”男人却不再看她,上前单膝跪下将昏迷的小杰扶在怀里,朝身后的警卫员说了句:“把车开过来。”
芸筱筱更加无措:“景天……”她攀上他的胳膊,试图寻求安慰,可刚靠近,就被对方攥住手腕。
铁烙般的温度烫的她手心一颤。
四目相对,庄铭淮眸中只剩厌恶:“离远点。”
男人力道毫不留情,芸筱筱踉跄后退,眼睁睁看着他带着沈秀梅和孩子离开。
他又不信她,甚至连话都不肯更她多说。
重来一次,怎么还是这样?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的家。
天渐黑。
墙上的挂钟时针指到十一时,紧闭的大门终于被推开。
"

小说《芸筱筱庄铭淮》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