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少,夫人马甲又爆了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厉少,夫人马甲又爆了》,是以厉骁擎陆南枝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水色莲”,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诶,你看,那不是陆南枝吗?”“陆泽轩最近就是在追她?”“啧啧啧,果然人不可貌相”最近陆南枝发现,在她身边嘀嘀咕咕的人愈发的多了起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个局面,她也不怎么关心,每天自顾自的上学放学所以就造成了,学校论坛最近闹得沸沸洋洋的事情,陆南枝作为当事人之一,却连风声都没察觉到刚来到食堂,陆南枝就又发现不远处陆泽轩正在向自己招手自从自己上次阴差阳错在小巷里遇到被围堵的陆泽轩,并且......

在线试读


“好,我现在就去。”

陆家。

沈珍珠自从陆南枝离开家之后就在客厅等着她回家,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愧疚感也越来越重。

坐立难安的她脑海里时不时地浮现出陆南枝临走前脸上的巴掌印,以及她倔强的目光。

就在这时,她好不容易等来了一个电话,本以为是陆南枝打来的,谁知道却是警察告诉自己要去警局领人的通知。

沈珍珠什么时候丢过这种人?

这下她的愧疚荡然无存,隐隐约约对陆南枝又捎带了一些怒气。

“怎么了妈妈?”

陆泠泠在陆南枝离开家之后,一直陪着陆瑾行和沈珍珠坐在沙发上,装作为姐姐担忧的样子。

“是姐姐的电话吗?”

看着一脸焦急的陆泠泠,沈珍珠稳定了一下情绪,还是泠泠懂事些。

“南枝和泽轩现在在警局,警察让我去领人。”

陆泠泠眼中爬上了一丝幸灾乐祸,虽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但是陆南枝越让妈妈失望,她的计划就越成功一步。

然而她还是“刷”的一声站了起来,挽住沈珍珠的胳膊。

“我也要去!”

注意到陆瑾行阴沉的脸色,陆泠泠索性也把他一起撺掇上了车。

“姐姐怎么会突然进了警局呢?”

陆瑾行一行人开车去警局的路上,陆泠泠突然小声嘀咕了一句。

像是又想到了什么,她欲言又止地看了看沈珍珠的脸色。,随后又赶紧低下了头。

在车上那么狭小的空间里,沈珍珠当然注意到了身旁陆泠泠几次偷瞄自己的小动作。

本来一门心思想赶紧到警局的沈珍珠,没想着在意陆泠泠的小动作,但是陆泠泠欲言又止的模样还是勾起了她的兴趣。

“想到什么了,说吧。”

“会不会有记者注意到姐姐啊……”

她低头扣了扣手里一直攥着的衣服,咬了咬唇,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着。

沈珍珠脸色一变,她居然把那么大的事情给忘了。

最近公司本来就因为十八年前抱错孩子的事情影响了股票,虽然老陆已经尽量先压下了这件新闻,可是记者这种为了爆点不择手段的人,早就已经通过各种途径打听到了一些风声。

虽然老陆给了各大报社封口费,但是保不齐有什么想要一炮走红的小报社背水一战。

陆南枝的身份信息和照片都还没有暴露吧?

沈珍珠手忙脚乱地拿起手机想给陆伯平发消息了解一下情况,却又突然神色僵硬,停住了动作。

“妈妈……”

握着沈珍珠的手,陆泠泠的声音带上了几分紧张。

“没事儿。”

安抚似的拍了拍陆泠泠的手,沈珍珠同时也稳定了自己的情绪。

老陆最近一直因为自家公司股票降值的事情烦忧,自己还是少给他增添烦心事吧。

“你姐姐是因为打群架被带到警局的,我们自己也能解决,还是少给你爸爸添乱吧。”

稍微简单的解释了一下情况,沈珍珠闭上眼睛准备闭目养神。

“群架?!”

陆泠泠大叫一声,一下吸引了正在开车的陆瑾行的视线,他透过后视镜看到自家妹妹捂住嘴一脸惊讶的样子。

“姐姐怎么会打群架呢?她刚从乡下回来,在这里应该没有树敌才对呀!”

“姐姐受伤了吗?”

摇了摇沈珍珠,她继续打探消息。

“没有吧?反倒是对方挂了彩。”

沈珍珠也觉察到了一丝不对劲,南枝怎么可能没受伤呢?

“太好了!看来姐姐打架一定很厉害!我也要向姐姐学习!”

拍了拍手,陆泠泠的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女孩子家家的,学什么不好学打架?”

陆瑾行对陆南枝更加厌烦了。

她这才刚回家几天,居然把一向乖巧的陆泠泠都影响的想打打闹闹了。

“你姐姐她……”

像是想到了什么,沈珍珠的脸色一下更加阴沉了起来。

陆南枝到底从哪里学的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

哪里像陆家出来的大家闺秀?

是了,她本来也就不是什么大家闺秀,这不是刚刚才回到陆家吗?

看来自己需要给她找一个礼仪老师,好好补补她缺失的素质了。

跟车里气氛相反的警察局可是一片欢声笑语。

早就做完笔录的陆泽轩现在一直缠着陆南枝,简直就是陆南枝的狗腿子。

“教教我吧,你就教教我吧!”

陆南枝扶额,她可没想到陆泽轩会机缘巧合看到自己帮他解决混混的场面。

更没想到陆泽轩现在一门心思渴望自己能教他两招散打。

陆南枝头一次望眼欲穿地等待沈珍珠等人的带来。

快点来人把她带回家吧,她实在受不了身边这块狗皮膏药了。

“没空教。”

陆南枝可没有撒谎,她现在既要兼顾高三的学业,还要整理黑客榜上那个无名氏的资料,甚至还在忧心跟厉骁擎关系的发展。

哦,还有自从自己回家一直在努力恶心自己的陆泠泠。

哪有空再揽下教陆泽轩散打的活儿。

“你就是记仇!”

陆泽轩哪里知道这些情况,他就是觉得陆南枝还在生气自己讽刺她的事情。

“南枝,南枝妹妹,我都跟你解释了,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你是一个如此正直的人,你怎么还不原谅我呢?”

陆南枝苦笑,陆泽轩怎么是这么不懂眼色的傻大个呢?

他究竟是怎么在陆家快快乐乐地长大的?

“噗嗤——”

一直注意着她俩的警察一时没忍住,笑出了声音。

“你们兄妹俩感情可真好呀。”

“谁跟他是兄妹了!”

陆南枝率先反对,她现在可只承认陆虞期是自己哥哥。

“你真是一个薄情寡义之人!”

陆泽轩在一边上蹿下跳,他指着陆南枝的鼻子,“你可真无情真冷漠,我们陆家怎么出了你这么一个漠视亲情的人!”

“……”

陆南枝仰天,今天的月亮可真圆呢!

“姐姐!”

“你怎么又闯祸了?”

还没等陆南枝好好“欣赏”一下今天皎洁的月光,两道不同的声音突然同时窜到了她的耳朵里,她看向警局一直敞开着的大门。
"

小说《厉少,夫人马甲又爆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