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田喜事:糙汉家有小娇娘

《良田喜事:糙汉家有小娇娘》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刘言郎白锦,《良田喜事:糙汉家有小娇娘》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小说推荐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她将药材全部倒在瓦罐内,添上水,烧了火,可一双红肿的眼睛却充斥了扭曲的怒意爷奶不疼,爹娘不疼!唯一的姐姐还总是拿她当做垫脚石,甚至是跑腿的!白语怎能不恨,怎能不怨?尤其是想起刘言郎和白妙在一起,白语只觉心中一团嫉妒的火在熊熊燃烧!忽然,白语猛的站起身,一双扭曲的目光中染着怒火和嫉妒不行!她不能这样下去!家中没人疼她,自有别人疼她!家人不帮她,她就自己想办法心中打定了注意,白语也不管小灶上熬的......

阅读精彩章节


在家休养了几天,身体大好后,白锦便开始帮着家里做事。

白高忠和沈氏不让白锦做这些的,在他们眼中,白锦家里唯一的女娃,那是让宠的,咋能干粗活。

不过,白锦是打定了主意要干活,重的干不了,便从轻些的做,她重活一世,可不能像上一世一般,活的糊里糊涂,啥都不干,还害的爹娘在白老汉和王氏面前抬不起头。

喂完了鸡,拾完了鸡蛋,白锦拿着扫帚开始打扫院子。

刚刚扫了一小片,一双粉底粗布绣鞋便停在白锦面前,随即便听到一道软糯的女声。

“妹妹,今天咋起这么早?”声音中满是惊讶:“我方才在门口看了半天,还以为是白微妹妹呢,原来是锦妹妹啊。”

白锦停下手中动作,吸了口气,抬眼看着面前的白妙,淡淡道:“今天起得早了,便做些活计。”

白妙扬眉看着白锦,不得不说,在白妙心里是极为嫉妒白锦的。

同样都是女娃,白锦整天活的就跟一个大小姐一样啥都不干,自己却还得干活。

白妙脸上带着惯有的亲昵笑容,眼珠子转了转,白妙笑嘻嘻的说道:“妹妹,我明白了,你是不是怕嫁到刘家后,啥都不会做怕公婆说啊?”

白锦本是娇艳的神色微白,白妙没有注意,自顾自的说道:“妹妹,你若是真这样想可就错了,刘秀才可是最温柔的人,最是怜惜女子,你若嫁过去,有他护着,必定什么都不用做的。“说完,白妙还对着白锦眨了眨眼睛。

什么都不用做吗?白锦心中冷笑。

上一世的时候,也是这样,她和刘言郎因着落水的事情订了亲,白妙便时常跟她说刘言郎怎么好,会疼人,让她啥都不用学,就等着嫁过去当秀才夫人就行。

可等她嫁过去,不到一年,那崔氏便露出本来面目,刘家一大家子的活计全部落在她的身上,不会?打!还不会?熬夜学!

想到这里,白锦拿着扫帚的手紧了紧,脑海中灵光一闪,忽然看向白妙,淡淡笑了笑道:“听着姐姐似乎极为了解刘秀才,你们很熟吗?”

白妙心中一紧,眨了眨眼睛,忙笑着道;“妹妹说的哪里话,我同样是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家,怎会同刘秀才相熟?这些我都是从别人那里听来的。”

是么?可是直觉告诉白锦,白妙在提到刘言郎的时候,目光变了,语气也变了。

白锦不知是不是自己重生后,顾虑的太多,想的太多,便变得敏感了,她总觉得重生后,再同这些熟悉的人接触,对她们心中所想似有异样的感应。

白锦不愿意提起刘言郎,便低下头继续扫地,边淡淡道:“姐姐,我不会嫁给刘秀才,你也别这样说了,莫要让人误会了去。”

白妙脸上的笑容一僵,盯着白锦,试探的问道:“妹妹,你刚才说啥?”

白锦笑了笑,淡淡道:“我不会嫁给刘秀才。”

白妙面色骤变,白锦若是不嫁给刘言郎,那她咋办?她办不成这事,言郎定会生她的气!

白妙绞着手中的帕子,面上神色变化,跟着白锦柔声道:“妹妹,那刘秀才可是咱们这十里八村数一数二的人物,哪个小姑娘不想嫁给他啊,你能嫁给他可是福气呢!你想想啊,你嫁过去可就是堂堂的秀才夫人了呢!脸上多有光啊!”

白锦秀眉微蹙,心中思绪百转。

她怎么觉得白妙有些奇怪?似乎急切的要让自己答应婚事?

上一世,她一口便答应了刘家的婚事,白妙倒是啥都没说,就是劝着她都不要做,每天给她洗脑秀才夫人就是使唤人的。

可是这一世,她拒绝了,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白妙也变了。

“我不想这么早嫁人。”白锦神色不动,淡淡道。

白妙心中着急,她以为白锦一定会同意的,谁知她竟然不同意?

“……妹妹,刘秀才和你可是一门好婚事,你不答应日后一定会后悔的。”

白锦淡淡一笑,却表明她的想法。

“你不同意,那三伯伯和三婶也同意?”

“当然,我的婚事要自己做主的。”白锦看了一眼白妙,平静的说道。

“这……妹妹你咋不同意呢?这可是好婚事啊,再说了,现在整个大丘村都在说你落水的事,难得刘秀才人好愿意负责,你……”

白锦听着白妙的话皱起了眉,正待她要说话,便听门外面传来的声音打断了白妙。

“这么盼着别人定亲嫁人,你自己咋不赶快嫁出去?”随着这声音,便见穿着一身深蓝色粗布短打的白守义大步走进来。

跟着白守义进来的还有白守信。

他们兄弟二人背上都背着砍好的柴,白守义背的多一些,是帮着白锦砍的,白守义人小,便背的少。

白守义站在白锦面前,他的个子同白妙差不多,站在她面前,竟是给人一种压抑的气息。

“你是耳朵聋了吗?我姐说了不喜欢那个刘秀才,不嫁就是不嫁,你咋跟那老母鸡一样,唠叨个没完!”

白妙见白守义竟然将自己比作老母鸡,顿时黑了脸,拧眉瞪着白守义:“你!”

“我咋了?”白守义不等白妙说完,上前一步,双目瞪着白妙:“要说该嫁人该是你吧?你看看你都多大了,早该嫁出去了!”

白妙吓的退后两步,她咬了咬牙,恨恨道:“守义,我也是你姐姐,你就是这样跟姐姐说话的?”

白守义扬眉:“我可没有一个害我亲姐姐落水的姐姐。”

白妙面色一白,

白锦站在白守义身后,扬眸看着眼前这个挺直却稍显瘦弱的背影,眼眶红了红。

这边,白妙还在极力解释:“那日是锦妹妹说闷得慌,说要去外面走走,我才同一起出去的,锦妹妹你快跟守义说说,莫要冤枉了我啊。”

白妙在白家一直是以懂事,守礼,善解人意的形象示人。

白锦想到往事,脸色有些不好,尤其落水的事情,她并非不小心落水,只是她没有证据,此时追究也无用,便淡淡的,说:“那件事已经过去了,我不想再提了。”

“听到没?我姐这是大方原谅你!以后若再让我发现你害我姐姐!小心我……”白守义举了举手里的镰刀。

白妙吓的面色一白,心中却对白锦和白守义怨恨了个彻底!

“……那妹妹你好好休养身体,我先回去了。”白妙脸上依旧维持着笑容,心里却是将他们骂了个遍。

待白妙走远一些,白守义转过身看着白锦,撇撇嘴道:“姐,你以后和那个白妙离远一些,别看她整天笑眯眯的,我看她就是个笑面虎!谁遇到她都倒霉!”

说完,不待白锦说话,白守义往后看了看,忽然对着门口叫道:“暮大哥,你咋不进来啊!”
"

小说《良田喜事:糙汉家有小娇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