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段子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热门】《言念温桂淼小说》_僭臣完整作品阅读全文免费阅读已完结

僭臣完整作品阅读

时间:2023-12-14 00:17:06

最具实力派作家“司允礼”又一新作《僭臣》,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言念温桂淼,小说简介:一时间,又惹起了一阵尖叫风波。言念温嗤声冷笑,言落攥紧了拳头,言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马背上的那人稳下黑骏马,踏云喷了下鼻息,马蹄在原地踏了踏。晏青云抬头看向茶楼二层,对上了窗边少年的那双桃花眼,忽地呼吸一滞...

>>>>《僭臣完整作品阅读》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主人突然勒住缰绳,只听骏马嘶鸣一声,前蹄腾空而起。马背上的男子手握缰绳,身姿矫健,给了目睹到这一瞬的幸运儿一个梦幻般完美的剪影。

一时间,又惹起了一阵尖叫风波。

言念温嗤声冷笑,言落攥紧了拳头,言叶无语地翻了个白眼。

马背上的那人稳下黑骏马,踏云喷了下鼻息,马蹄在原地踏了踏。

晏青云抬头看向茶楼二层,对上了窗边少年的那双桃花眼,忽地呼吸一滞。

这双眼睛……

还没等他想出那熟悉的感觉从何而来,那少年忽而一笑,那双桃花眼顷刻间陌生了起来。

晏青云晃然回神,再抬眼看去,那少年已经站在了窗边,身上的官服显而易见——是新制的。

那群被冷落了的官员,特指林颉,面色铁青。

好一个言念温!好一个晏青云!一个两个竟都不把他放在眼里!

桂淼见这平凉王直接盯上了自家言大人,二话不说闪身过来,还未开口,又是一阵马蹄声传来。

大约数十人,皆骑着骏马,为首的是一面容清隽的男子。

饮流勒住缰绳,停在晏青云稍后方,顺着自家主子的视线,也注意到了茶楼二层窗口处的少年郎,不由目光一滞。

早就听闻这承袭爵位的新靖北侯身娇体弱,容貌极好,传言竟不是信口雌黄。

“本相自幼体弱,这日头毒辣,便没有去城外候着殿下,殿下豁达,想必不会介怀吧?”

此话一出,晏青云明显察觉到落在身上的无数道视线顷刻间充满了审视,似乎但凡他说出一句“介怀”或是露出不满的情绪,这些视线的主人就能一人一口唾沫淹死他。

呵。

他丹凤眼中冷意一闪而过,语气淡漠又不失礼貌。

“本王回京途中也听闻了有关侯爷的事情,正巧此番得了一对上品鹿茸,明日命人送去贵府给侯爷补补。”

言叶眉头皱得能夹死蚊子。

这家伙!

鹿茸是补阳药,他这是在暗讽主子虚?!

言落自打看到晏青云,左手便紧按在腰间的剑柄上,右手紧攥得指尖发白。

此刻听到他这番话,横眉冷眼,右手搭上剑柄就要伸手拔剑。

言念温面上依旧是淡淡的笑意,不动声色地按住她的手。

言落看了眼她的侧脸,垂下头,唇瓣紧紧抿成一条线,没再有动作。

言念温入仕之后,旁人称呼她都是以姓加官名,亦或者称一声“大人”。即使之后因圣上偏宠承袭侯爵,也仅有府中之人会称他为侯爷。

现下,她自称“本相”,可晏青云却称她为“侯爷”,这不是妥妥打她的脸?

哦,顺带还给了庙堂那位一巴掌。

她嘴角噙着笑意,“殿下既是好意,那本相便不客气了,还望殿下莫要食言。”

饮流:“……”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他们手上好像根本没有什么鹿茸,更别说是上品鹿茸……

晏青云显然也没料到对面这厮如此不客气,握着缰绳的手紧了紧,余光扫过周遭围着的那群花枝招展的女子,心中有了思量,再度开口。

“侯爷既是体弱,便早些回府吧,若是晒出个好歹,平凉王府的大门许是要保不住。”

说罢,不等言念温回应,转身策马离去。

看着晏青云策马行远的背影,言念温唇角的笑意渐渐淡了下来。

“回府。”

林颉看着身形渐远的晏青云,又看了看窗边转身欲行的言念温,神色愈发阴鸷。

他虽没机会下黑手,但眼下二人瞧着皆是笑里藏刀,勉强算目的达成。

反观另一边,桂淼此行的任务八字还没一撇。

眼见着任务目标跑路走了,他回头不舍地看了看茶楼,一咬牙,率人向晏青云追去,内心咆哮。

这平凉王是他的克星吧!

*

看到熟悉的府邸,晏青云内心思绪万千。

府邸还是记忆中的样子,只是比起先前的门庭若市,眼前的府邸更像是一块沉闷的磐石,与周围格格不入。

他翻身下马,饮流自然接过踏云的缰绳,看着自家主子沉寂的背影,不由有些感伤。

自主子去了边关后,平凉王府便空置了下来。回京都前,主子特地让怀源先行回府打点了一番府中,不若然,眼前估计是一个比这更加荒凉、杂草丛生的府邸。

平凉王府的门忽然由内打开,一体格高大的男子走出,神色冰冷,目光落在晏青云身上时才多了一丝人气儿。

“主子,府内除了厨子和杂洗的下人,剩下都是调来的自己人。”

“嗯。”

晏青云略微点头,迈开步子向府内走去。刚踏进平凉王府,蓦然想起一件事情,又停下步子,侧头看向二人。

“寻一对上品鹿茸,于明日送往靖北侯府。”

末了,又补了句,“不惜任何代价。”

饮流:“……”

得,今晚别想休息了。

“喏!”

“殿下!殿下请留步!”

桂淼见晏青云走进了平凉王府,连忙扯着嗓子大喊。

“殿下!圣上遣下官来与您商量新王府事宜。”

晏青云头也没回地撂下一句话,“不去。”

桂淼还要再追上去,面前突然横出一把未出鞘的大剑。

他一转头,便看见一张写着“生人勿近”四个字的冷脸。

怀源看着他,冷声吐出两个字,“请回。”

本来他还以为桂淼会多纠缠几下,可桂淼扫了他一眼,讪讪笑了笑,丝毫不带犹豫地转身就走。

饮流不禁傻了眼,肚里酝酿的一通说辞还没发挥出来,就已经失去了作用。

不是,现在京都的人都这么听劝了?

桂淼身侧跟着两个官员,见自家大人竟是扭头就走,满脸忧虑。

“大人,咱们就这么走了?”

桂淼嘴角微微上扬,明显心情还不错,闻言瞥了他一眼。

“你能打得过那冷面壮士?”

那官员明显一噎,偷瞄了眼还站在平凉王府门外,抱着一柄宽剑的怀源。

“呃……咱们还是回吧。”

桂淼哼笑了一声,没再多言。

反正那位也不是真心想让平凉王住进新宅。他爹跟他说过,先帝与那位都对这个先太祖封的异姓王不满意。

小说《僭臣》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小说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