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段子小说!手机版

首页 > 资讯 > 全本阅读九地桃源(魏单英巾)已完结小说_全本阅读九地桃源(魏单英巾)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全本阅读九地桃源

时间:2023-12-14 00:45:08

火爆新书《九地桃源》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朝扬”,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们也顾不得这优美图画了。魏单推开门,一位老人躺在里面,只见他白眉修长入鬓,留上五绺长须,皱纹布满额头,看上去一股仙风道骨的不俗之相。门被推开后老人勉强微微坐起,首先咳嗽了几声然后对魏单责斥道:“端阳啊,你到哪里去了,不经师命擅作主张,你可知错?”“请师父恕罪,徒儿见师父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心里实在...

>>>>《全本阅读九地桃源》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来到一药店,名曰:‘延年堂’。魏单问道:“此处是否有郎中出诊?”

这时出来一位长者,他藐了魏单一眼,不像个有钱人而且衣袍还缺了一块。于是不情不愿的答道:“我们这出诊可是要先付定金的,这年头可赊不起账,你请得起吗?”

魏单不答话,从怀中取出屠隐所赠的黄金放于柜面上,那位长者一下呆了,那种鄙视的眼神一下眯成了一条缝,他笑嘻嘻的说道:“刚才是小的狗眼看人低,望大爷恕罪。”

“不必了,快让郎中跟我走。”魏单说道。

“是、是、是,救人如救火,我马上跟您走!”那位长者答道。

“原来你就是郎中?”魏单问道。

“小的正是,人称钱延寿的就是我。”长者钱延寿边说边整理药箱。

“快点。”魏单在前面带路,钱延寿在后面跟着,走不多久他大汗淋漓,边走边喘气。穿过一条条小山涧,隐隐约约看见几间茅屋,钱延寿边走边埋怨道:“要不是你给的钱多,这种鸡不飞狗不叫的地方我才不会来呢!”

“为郎中者治病救人方为本份,利乐有情,你又何出此言呢?前面就是,快到了!”魏单说道。

“您教训的是,小的不说就是了!”钱延寿一手擦拭着汗水说道。

芳草点点,落荫缤纷,几间茅屋夹在两座不高不矮的山间,中间还比较宽阔,还有几棵香蕉树点缀在其间,远远望去如同一幅风景画。他们也顾不得这优美图画了。魏单推开门,一位老人躺在里面,只见他白眉修长入鬓,留上五绺长须,皱纹布满额头,看上去一股仙风道骨的不俗之相。门被推开后老人勉强微微坐起,首先咳嗽了几声然后对魏单责斥道:“端阳啊,你到哪里去了,不经师命擅作主张,你可知错?”

“请师父恕罪,徒儿见师父病情一天比一天严重,心里实在不好受,今天特地请了个郎中为您医治。”魏单立在一旁说道。

“趁早让郎中回去,师父自己的病心中有数,不要麻烦这位先生啦!”老人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一走,我水都喝不上了,我口渴得很,你快跟我倒些水来!”他说着双唇一张一翕的喘着气。

“我马上跟您倒!”魏单忙倒了水,然后扶起师父将水送到他的嘴边,师父想喝水都如此困难,魏单心如刀割。师父喝完水魏单放下杯望了望钱延寿,钱延寿望着老人不住的摇头。魏单又不知所措了,心想“这么多年来跟师父相依为命,一旦师父有什么不测,我将怎么办。”正在这时钱延寿轻轻拉了拉魏单的衣裳,于是他们一起出了草堂,钱延寿对魏单说道:“我看你付的这些钱我是无法消受了,我钱延寿虽说爱钱,但不会医将死之人以损名誉。”

魏单顿时脸带哀色,但更希望师父有一线生机,他忙问道:“此话怎讲?”

钱延寿侃侃说道:“人体五脏就如五行一般相生相克,就拿五行跟你讲,金、木、水、火、土,顺生逆克,所以人者成于大地,败于阴阳。大地有阴阳五行,人有血脉五脏,五脏者,肺、肝、心、肾、脾。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生成之道,循环不穷,肺生肾,肾生肝,肝生心,心生脾,脾生肺,上上荣养,无有休息。一年三百六十余日,从正月初一起到大年三十,分数而变,按金、木、水、火、土往下排,今天是四月初一,应行木时,你师父说话间我以观察到了,你师父肝病严重,肺绝火克金,肝组金克木。你师父命以休矣!”

魏单怀疑的问道:“你怎么肯定我师父就没治了?”

“人的名字可以叫错,可我行医几十年,钱延寿的大号不会取错的。”钱延寿说道。

魏单长叹了一口气,屋内又传出话来:“徒儿不要为难大夫了,送他走吧!”

“是。”魏单心不甘,情不愿的答道。

“钱郎中请回吧,有劳你了!”魏单拱手向钱延寿拜道。

“不必啦!还是一起去拿钱吧!”钱延寿无可奈何的说道。

“那些钱只当你的酬金吧!请!”魏单说道。

“多谢,多谢!您往后有什么事我钱延寿帮得上的,您尽管开尊口便是!”钱延寿向魏单作了个揖。

“好说,好说。”魏单送走了钱延寿,天已渐渐黑了下来。

魏单危坐在床边恋恋不舍的神情看着师父,师父闭着眼,他不忍惊动师父,良久,师父才睁开眼看了看魏单说道:“回来了!”

“师父,您好好休息,您一定会好起来的,师父不会离开徒儿的!”魏单说着声音渐渐嘶哑。

“男儿有泪不轻弹,就是师父死了也不要过于伤心,师父的病由来以久,只是靠体内功力维持到如今,的确满足了!”老人说道。

“怎么以前从来没听师父说起。”魏单问道。

“说起来话就长啦!四十多年前,我与秋隐中就是你的师叔同授业于昆仑山武元门下,学习儒家六艺及我师父所创的独门武功‘服龙八式’,师父将平生所学教给了我们,可我们对不起他。”说着老泪纵横。

魏单见师父提起伤心事忙劝阻道:“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了吧!师父不必再提,如今您已是白发之人,何必再去想那些往事,您还是保重身体要紧。”

“不,不说恐怕就没机会了。端阳,你听我说!”老人努力的用衣襟拭了拭眼泪接着说道:“当年师父有一独生女名叫武如玉,我和你师叔都喜欢她,由于师父平时对我们约束较严格,不允许我们想儿女私情之事。所以我们各自都怀着一个愿望,就是将来学业有成后与武如玉结为眷属,我们习文习武都相当用功谁也不甘落后,只因我痴长你师叔一岁才为师兄。时至不久你师叔在师父的‘服龙八式’上略有改进,师父称之为隐者刀,而常赞他有王者之才;而我将师父的绝学也练得如火纯青,最后师父将他珍藏多年的天锯刀赠送于我。当我们踌躇满志各怀心思准备下山之时,如玉却传来师父去世的噩耗。师父死得太突然,听如玉讲师父临终时留下话来,要我们照顾如玉。师父遗嘱我们哪能不从,事后我们争议着要带如玉走,谁知秋师弟为师父将天锯刀传给我而耿耿于怀,说我既然得到了天锯刀师妹就该让给他,只恨我当时年青气盛,哪肯让他,最后我们决定在昆仑山下比武,胜者带走如玉。由于我们师出同门对各自武功路式都很清楚,所以比武从早晨一直战到下午,下午直到天黑,谁也不认输,头天没分出胜负第二天我们接着打,直到如玉找到山下我们也顾不上,结果是两败俱伤,我的病因此而起。”老人喘了口气开始咳嗽,魏单正聚精会神的听着,但见师父停了下来不由得冒出一句:“那后来呢?”

老人止住咳嗽摇头叹道:“如玉见我们都受了伤悲愤的对我们说道‘我爹尸骨未寒,你们却在此决斗,难道你们对得起你们死去的师父吗?’我们没有答话,如玉又厉声说道‘你们分出胜负没有?’我们一起答道‘没有’,我们谁都不认输,如玉悲痛欲绝,‘你们都各自负伤还不知错,难道非死一个吗?’我们只有一个想法带走如玉,否则谁也不会让步。如玉泪流满面的对我们说道‘既然如此,我不愿看到你们中的哪一个离我而去,如玉也无分身之术,事因我而起,希望我的死能让你们化敌为友。’接着如玉拔出短刀自尽。我们悔之晚矣了,于是我们将如玉葬在她父亲的身边。之后秋师弟解下刀将它折成两断离我而去,从此我们再也没见过。我为师父和如玉守孝三年后便浪迹江湖。”

魏单又问师父:“为什么以前未曾听您提起过。”

“不提也罢,提起来怕是克制不了我的旧病。”老人说道。

“那好吧,师父就不用说了,身体要紧。”魏单关心的说。

“事到如今身体对我来说不再重要了,端阳啊,有些话不说出来恐怕就没机会了!”老人用力起身说道:“来,扶我坐起来,我还有一件事告诉你,就是关于你的身世。”

魏单扶起老人仔细聆听着。

“二十二年前,记得当年那日正是五月初五,秦国攻打魏国,秦国蒙骜为将,当时我听说秋师弟在魏国燕城,我便去寻他,化解我们之间的恩怨,谁知我到燕城后,燕城已被秦军占领。燕城那里到处是死人和乞讨的难民,我后悔来迟了一步,正准备走时,却听到一间民房内有一小儿哭声悲惨,于是便顺声寻去,只见屋内一片狼籍,房屋的一角还塌陷了,一小儿正在啼哭,那小儿刚会走路,见到我如同亲人一般,我顿时产生了怜悯之心,随即将他带到此地。因为当日正值端午节,所以我为他取号为端阳,端阳,你应该知道他是谁了吧!”

魏单拜于地上说道:“多谢师父再造之恩,师父如今病重而我却有心无力,如果可以代替,徒儿愿以自己的性命换得师父的康复。”

“快起来,师父知道你有心,说起来只怪师父平日对你管教太严,很少让你出去与外界接触,日后师父撒手人寰最不放心的就是你。”老人拉着他的手说道。

“师父您放心,我只有一个心愿,杀了蒙骜那个坏蛋之后就同师父一样长留此地,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魏单说道。

“傻孩子,王命在身,他蒙骜也是身不由己,何况他不一定还在人世。”

魏单失望的叹了口气。

“现在六国归秦,你也不要再去想什么报仇了,如今天下一统也不是件坏事,年年征战已经是天怒人怨了!”老人说着似乎有些倦了。

魏单起身说道:“师父歇着吧,今天说了这么多会累着您的!”

老人说道:“徒儿陪师父再坐一会。”魏单又回到师父身边,老人将眼微微闭起,魏单为师父倒了杯水,“师父请用!”

老人吃力的用肘撑着整个身体,魏单将水送到老人嘴边,喝了两口水后老人又复躺在床上。魏单兴致的说道:“今天在街上碰到了师叔的徒弟,他叫屠隐!”

“哦?”师父惊讶道。

“徒儿想为师父找郎中治病,可是身上没钱,本来打算舞趟拳脚让人施舍一些,可是事与愿违,后来徒儿就想到卖刀,恰好师兄经过,开始徒儿看他衣衫不整,没有在意,他却赠我一锭黄金阻止我卖刀,徒儿为知道他的目的我们过了招,方才知道他是师兄。”

“秋师弟真是桃李满天下,不论是高低贵贱,听说秦王政都拜他为师,相形之下,我只有你一个徒弟,说起来惭愧。”

“师父过谦了,要不是您有病在身,也不会逊色于师叔的。”魏单安慰道。

老人摇了摇头,“端阳,将天锯刀拿来。”

魏单起身将刀拿了过来。

“天锯刀,龙泉剑,荆轲刺秦王的那把徐夫人匕首是天下兵器谱上的至尊,你要谨慎使用,不然会招来杀身之祸。”

“徒儿谨记师父教诲。”魏单答道。

由于老人重病在身又加上说话过多,便又大声咳嗽起来,而且越来越厉害。“我死后,我不希望你继续留在这里,到时你将我同此茅屋一起烧掉,我不相信秋隐中的徒弟能一统天下我的徒弟不能出人头地,端阳,你能做到是吗?”老人断断续续的说道。

“您别说了,师父您放心,徒儿绝不会丢师父的脸面。”魏单为师父轻轻捶打后背。之后老人就闭口不言了。

两天后老人病情恶化,与世长辞。

小说《九地桃源》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最新小说

最新资讯